WeChat:duxuan_18556863
请注明画友或约稿,孔子曰,有朋自远方来,不宜乐乎……嗯,心态平和,不宜乐呵,来了自便,朋友圈里躺着站着随意就好。

白纸上画,是如何留白,黑纸上画是如何留黑。因为视觉特性,人眼尤其关注大面积黑中的白,如夜中繁星、光束,对比强烈;
白色若多了,则不如白纸上画的更好。 所以黑色背景上画,白色易少,或两三个焦点即可,白多则画面杂乱。 如此更需对描绘对象的精简,先高光纯白的试探形体,才能把握评估后面阴影部分白色占比的轻重。阴影用白色画,听上去很矛盾,但更考验排线疏密对应体积、比例的把握。
有时候轮廓用白线,是精简到极致时故意为之的轮廓强化,不然无法表现。 有时候难以精简取舍的,则需要在局部完成的过程中,逐一把轮廓线用黑线削弱或抹去,只留白色阴影,才显得不那么突兀强烈。
而有些“白色阴影”过于强烈时,利用黑色排线细密弱化,则有点画的感觉,但却快而迅速。
当切换到白纸上再画,又会对留白中物象精简的强弱关系有新的体会。 或许黑色背景因为精简,可以靠想象看到整体,也能隐匿一些形体描绘的缺陷,但在白色背景下一切巨细无遗的显露。 但是仍然要简,简的要点是在保证造型整体的情况下对细节的控制 最核心的,还是对光的进一步提炼。
光塑造形体,才看到比例的长短宽窄,才看到形体因光而产生体积表面的强弱。 即便把光影充分的物象简化为白描形式,也要从看不见的轮廓里去假设体积轮廓的转折
体积表面的强弱是因为不同结构的切面在光源下的朝向,理解切面,进而转化为光的强弱所在位置又是造型基础的问题。 而基础中的基础,又是观察方法的问题。
常说的打形,其实是一种初学绘画的辅助手段,如同拐杖、学步车,最终是要舍弃,真正的跑起来。 打形的方法,也如同射箭,告诉你现在瞄不准,先大范围射旁边,1环,2环,据此一箭一箭往10环的靶心靠拢,先树立起“画的像”的信心。 之后,应该不断尝试直接命中靶心的练习,自由,放松,扔掉拐杖学步车,真正的感受对象,感受靶心,扔掉“画的像”的虚荣。 从10环的焦点开始,观察9环、8环、7环、6环……做与打形反向的观察方法,想射那一环都是焦点的推移命中。 每一局部、每一线缘都是整体纵横观察的的精确参照,而不是标记好的九宫格、三十六宫格的坐标画。
扔掉一切束缚的时候,就是线与形的自由融合,光与形的自由支配,画面才活跃松动,线条才有自如的节奏。

不止黑与白的简述

白纸上画,是如何留白,黑纸上画是如何留黑。
因为视觉特性,人眼尤其关注大面积黑中的白,如夜中繁星、光束,对比强烈;
白色若多了,则不如白纸上画的更好。
所以黑色背景上画,白色易少,或两三个焦点即可,白多则画面杂乱。
如此更需对描绘对象的精简,先高光纯白的试探形体,才能把握评估后面阴影部分白色占比的轻重。
阴影用白色画,听上去很矛盾,但更考验排线疏密对应体积、比例的把握。
有时候轮廓用白线,是精简到极致时故意为之的轮廓强化,不然无法表现。
有时候难以精简取舍的,则需要在局部完成的过程中,逐一把轮廓线用黑线削弱或抹去,只留白色阴影,才显得不那么突兀强烈。
而有些“白色阴影”过于强烈时,利用黑色排线细密弱化,则有点画的感觉,但却快而迅速。
当切换到白纸上再画,又会对留白中物象精简的强弱关系有新的体会。
或许黑色背景因为精简,可以靠想象看到整体,也能隐匿一些形体描绘的缺陷,但在白色背景下一切巨细无遗的显露。
但是仍然要简,简的要点是在保证造型整体的情况下对细节的控制
最核心的,还是对光的进一步提炼。
光塑造形体,才看到比例的长短宽窄,才看到形体因光而产生体积表面的强弱。
即便把光影充分的物象简化为白描形式,也要从看不见的轮廓里去假设体积轮廓的转折
体积表面的强弱是因为不同结构的切面在光源下的朝向,理解切面,进而转化为光的强弱所在位置又是造型基础的问题。
而基础中的基础,又是观察方法的问题。

常说的打形,其实是一种初学绘画的辅助手段,如同拐杖、学步车,最终是要舍弃,真正的跑起来。
打形的方法,也如同射箭,告诉你现在瞄不准,先大范围射旁边,1环,2环,据此一箭一箭往10环的靶心靠拢,先树立起“画的像”的信心。
之后,应该不断尝试直接命中靶心的练习,自由,放松,扔掉拐杖学步车,真正的感受对象,感受靶心,扔掉“画的像”的虚荣。
从10环的焦点开始,观察9环、8环、7环、6环……做与打形反向的观察方法,想射那一环都是焦点的推移命中。
每一局部、每一线缘都是整体纵横观察的的精确参照,而不是标记好的九宫格、三十六宫格的坐标画。  
扔掉一切束缚的时候,就是线与形的自由融合,光与形的自由支配,画面才活跃松动,线条才有自如的节奏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58 )

© DX_IDO | Powered by LOFTER